欢迎来到今日说法网官方网站
+

加关注

以事论事 最新消息
今日说法网
这是老百姓自已的网
让老百姓有说话之处
让老百姓说出心里话
让事件真相水落石出
让有关部门获取信息
明镜作出正确的判断

以事论事 NEWS CENTER

当前位置:首页 >以事论事 >最新消息

陈树祥行政诉讼状

浏览次数:16   更新时间:2019-09-06 发布人:admin

           行政诉讼状

 

   原告:陈尚志(死者陈尚伦之哥),男,住贵州省黔西县太来乡院子村岩头组。

   原告:陈树祥(死者陈尚伦之侄儿),男,住址同上。电话:15285757156

   被告:贵州省黔西县公安局。法定代表人:唐如祥,局长。

   住所地:贵州省毕节市黔西县莲城大道39

   请求事项:1、确认被告作出的黔县公答(201901号《政府信息公开答复书》违法。

   2、撤销被告作出的黔县公答(201901号《政府信息公开答复书》。

   3、判令被告就原告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重新作出答复。

   4、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事实和理由:被告2017922日作出的黔县公处(201701号《关于陈树祥反映诉求的处理意见书》中记载 “2001722日,协和乡高峰村宝寨组杨兴培喂养的耕牛被盗,协和派出所所长彭相林接报案后,带领民警周显国、张勋涛根据杨兴培被盗耕牛踪迹,从协和乡出发,途经太来乡前往中坪镇查找被盗耕牛并抓捕嫌疑人。724日晚,陈尚伦等 人追赶耕牛经过黔西中坪镇沙旮村马鞍山时,与途经马鞍山的彭相林等人相遇,彭相林等 人遂对其进行盘查,陈尚伦等人随即逃跑,陈尚伦在逃跑途中摔下土坎。彭相林发现后,请当地村支部书记陈应学召集村民杨朝军、杨秀昌、陈邦付、王光祥将陈尚伦抬往医院救治,没走多远陈尚伦就死了”。“陈尚伦死亡后,在2001725日,黔西县人民检察院指派干警及法医到现场进行勘验,通过对现场勘验、调查走访、尸检等工作,得出结论为:彭相林等人依法执行公务中,陈尚伦抗拒干警盘查,逃跑中摔伤致颈椎骨骨折或脱位致颈髓压迫而死亡”。“陈树祥系死者陈尚伦侄子”。

   根据《处理意见书》记载内容,证明被告已收集到2001725日,黔西县人民检察院指派干警及法医到现场进行勘验,通过对现场勘验、调查走访、尸检等工作,得出结论的政府信息,涉及我们生产、生活和经济社会活动。我们依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1条、第2条、第13条、第20条之规定,通过邮政EMS1042190830034号向被告递交了《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请求被告公开《处理意见书》中记载的2001725日,黔西县人民检察院指派干警及法医到现场进行勘验,通过对现场勘验、调查走访、尸检等工作,得出结论的政府信息,以让我们罢访息诉。不然我们无法罢访息诉。公开方式:复印邮寄送达。送达地址:贵州省黔西县太来乡院子村岩头组。电话:15285757156。我们于201994日收到由被告用警车送到我们家里来的黔县公答(201901号《政府信息公开答复书》。我们全家人不服,理由如下:

   一、黔县公答(201901号《政府信息公开答复书》认定我们申请的政府信息属国家秘密,适用《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保守国家秘密法》第9条第1款第(6)项是错误的。理由是,我们的亲属陈尚伦2001724日死亡,公安机关、检察机关侦查早已终结结案,我们申请公开的信息已经存档,不是在“维护国家安全活动和追查刑事犯罪中”,情势发生了变化,不是国家秘密,公开了不影响案件的侦破,相反公开了还能增加办案透明度,到底是警察打死的还是陈尚伦自已摔死的,将案件真相大白,让事实来检验侦查机关是否依法办案、是否做假,依法《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18条之规定应当公开。

   二、陈尚伦的死亡存在是被告工作人员打死的和“彭相林等人依法执行公务中,陈尚伦抗拒干警盘查,逃跑中摔伤致颈椎骨骨折或脱位致颈髓压迫而死亡”的争议,到底是被告工作人员打死的还是陈尚伦自已摔死的,直接影响到我们的合法权益,必须要公开才能让我们知晓、心服口服,罢访息诉。

   三、还原本案事实及经过2001724日,陈尚志的兄弟陈尚伦及陈树祥的叔失踪。我们听别人说在贵州省黔西县中坪镇沙旮村有一具尸体,于是我们两父子一同前往看,一看就是陈尚伦的尸体。发现陈尚伦的尸体有些腐烂变臭了,陈尚伦的四颗牙齿是被外力打断的,我们父子俩便生心疑窦。由于陈尚伦的尸体是在中坪镇沙旮村,于是便想去问问当地的干部群众,看能不能获得得信息。找到了村长陈应学、组长杨平文。陈应学说:2001724日,协和派出所彭相林警官到我家里来说他们在沙旮村马鞍山打了一个偷牛的,要我去看一下属地,我去一看是属我们村管辖的属地。彭警官说你看看这人死了没有。我说不可能死。于是彭警官要求我们村派人把伤者抬到最近的医院去治一下。就安排王光祥找了杨朝军、杨秀昌、陈邦富和王光祥本人一起抬。在场的还有陈邦坤、熊朝龙、袁国辉、陈邦华。协和派出所彭相林以每人30元的工钱将伤者抬往医院去抢救。结果抬到龙如芳家前就发现没有气了,只给了每人20元。

   村民杨朝军和村干部王志平均(签名盖手印)证实说:派出所当时有4个警察来的。725日中午有法医来过,我们问法医是怎么死了的?法医说是电棍击死了的,跟你们没有关系,你们把他埋了家属会感谢你们的。我们看见死者口里吐着饭,显然是打呕了的,还有从批开的村杉可以看见胸部有大面积的血痕,似皮带抽打和脚踢的伤痕,还有四颗牙齿没了。协和派出所彭相林警官说死者是泰来乡长江村岩头组的,叫陈尚伦。

   杨朝军(签名盖手印)证实说,派出所的人说“这个人不经打,没怎么打就打死了”。

   王志平(签名盖手印)证实说,陈尚伦死亡后十多天,我代表村民向中平派出所袁所长反映过这个事情。袁所长说“人不是我们派出所打死的,不管我们的事情,你们怕臭就把他埋了”。

   后来贵州民族报社记者田惠宇调查村民杨朝军和村干部村长陈应学、王志平也证实与以上事实一致。陈尚志、陈树祥俩父子请律师调查村民杨朝军和村干部村长陈应学、王志平还是证实一致

   我们父子俩从2001724日陈尚伦死亡后,一直到现在仍然处在失去亲人的悲病之中。由于我们全家人对陈尚伦的死因不明,从2001年以来至今已19年了,我们到北京去了5次,到贵阳去了60余次,到黔西至60次。在这19年当中,曾被贵州省黔西县公安局以非法上访行政拘留一次、敲诈勒索刑事拘留一次。公安机关认为陈尚伦与陈尚志、陈树祥俩父子不属亲属关系,委托贵州省公安司法鉴定中心鉴定。2017915日贵州省公安司法鉴定中心作出(黔)公(司)鉴(法物)字(2017417号《法庭科学DNA检验报告》鉴定意见“不非除两者来自于同一父系”。

   贵州省黔西县公安局2017922日作出的黔县公处(201701号《关于陈树祥反映诉求的处理意见书》中记载 “2001722日,协和乡高峰村宝寨组杨兴培喂养的耕牛被盗,协和派出所所长彭相林接报案后,带领民警周显国、张勋涛根据杨兴培被盗耕牛踪迹,从协和乡出发,途经太来乡前往中坪镇查找被盗耕牛并抓捕嫌疑人。724日晚,陈尚伦等人追赶耕牛经过黔西中坪镇沙旮村马鞍山时,与途经马鞍山的彭相林等人相遇,彭相林等人遂对其进行盘查,陈尚伦等人随即逃跑,陈尚伦在逃跑途中摔下土坎。彭相林发现后,请当地村支部书记陈应学召集村民杨朝军、杨秀昌、陈邦付、王光祥将陈尚伦抬往医院救治,没走多远陈尚伦就死了”。“陈尚伦死亡后,在2001725日,黔西县人民检察院指派干警及法医到现场进行勘验,通过对现场勘验、调查走访、尸检等工作,得出结论为:彭相林等人依法执行公务中,陈尚伦抗拒干警盘查,逃跑中摔伤致颈椎骨骨折或脱位致颈髓压迫而死亡”。“陈树祥系死者陈尚伦侄子”。

   我们俩父子认为,既然2001725日,黔西县人民检察院指派干警及法医现场的勘验、调查走访、尸检等,根据《处理意见书》,证明黔西县公安局、黔西县人民检察院已收集到2001725日,黔西县人民检察院指派干警及法医到现场进行勘验,通过对现场勘验、调查走访、尸检等工作,得出结论的信息。我们俩父子多次找公安机关和检察院查看2001725日,黔西县人民检察院指派干警及法医到现场进行勘验,通过对现场勘验、调查走访、尸检等工作,得出结论的信息,均被拒绝,书面申请公开也是被拒绝。现在是法制社会,不把2001725日,黔西县人民检察院指派干警及法医到现场进行勘验,通过对现场勘验、调查走访、尸检等工作,得出结论的信息给我们俩父子看,我们怎么知道《处理意见书》说的是真实的呢?既然是真实的为什么又不拿出来公开呢?我们没有别的要求,希望被告公开信息,让我们父子俩知晓,心服口服,早日罢访息诉。

   四、被告未按我们申请送达的方式送达,我们依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规定要求“公开方式:复印邮寄送达。送达地址:贵州省黔西县太来乡院子村岩头组。电话:15285757156”,被告必须按照我们的要求送达,不能采取亲自用警车送达。被告的行为违反《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26条“行政机关依申请公开政府信息,应当按照申请人要求的形式予以提供”之规定,属违法行为。

   五、《政府信息公开答复书》中“你向我局申请有关政府信息的申请,我局于2019816日收悉”不是真实事实。真实事实是,经邮政查询,被告于2019812日签收。按照《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31(2)项“申请人以邮寄方式提交政府信息公开申请的,以行政机关签收之日为收到申请之日”的规定,应当认定被告于2019812日收到申请。被告在201994日中午送达《政府信息公开答复书》违反《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33条“自收到申请之日起20个工作日内予以答复”之规定,属违法行为。

   六、被告的《政府信息公开答复书》落款201992日,并非在201992日作出,应当认定被告在201994日上午作出,中午用警车送达我们符合情理。被告的行为是为了做假规避《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33条“行政机关不能当场答复的,应当自收到申请之日起20个工作日内予以答复”之规定,属违法行为。

   综上所述,我们申请公开的信息已经存档,不是在“维护国家安全活动和追查刑事犯罪中”,该案侦查机关已终结,情势发生了变化,不是国家秘密,依法应当公开。被告的行为违反《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26条、第31条、第33条之规定。陈尚伦的死亡存在是被申请人工作人员打死的和“彭相林等人依法执行公务中,陈尚伦抗拒干警盘查,逃跑中摔伤致颈椎骨骨折或脱位致颈髓压迫而死亡”的争议,直接影响到我们的合法权益,必须要公开才能让我们知晓,心服口服,罢访息诉。 依据《行政诉讼法》之规定,提起行政诉讼,望人民法院依法准如所请,维护我们的合法权益。

    此致!

贵州省大方县人民法院

 

                              原告 陈尚志 陈树祥

 

                               二0一九年九月六日

附:1政府信息公开答复书

2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

3邮政EMS1042190830034EMS快递单号查询单,拟证明2019812签收。

4关于陈树祥反映诉求的处理意见书,拟证明已获取信息。

5杨朝军王志平证实

6贵州民族报社记者田惠宇采访稿。

7身份证。

在线咨询

在线留言

关注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