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今日说法网官方网站
+

加关注

以事论事 最新消息
今日说法网
这是老百姓自已的网
让老百姓有说话之处
让老百姓说出心里话
让事件真相水落石出
让有关部门获取信息
明镜作出正确的判断

以事论事 NEWS CENTER

当前位置:首页 >以事论事 >最新消息

我何时能返校读书?

浏览次数:15   更新时间:2019-09-12 发布人:admin

 

           我何时能返校读书?


唐良智市长爷爷:

   我叫赵凌菲,是重庆市秀山县乌杨街道中心校一年级二班的学生。居住地址:重庆市秀山县中和街道花灯街阳光大院大地幼儿园旁。户籍地址:重庆市秀山县乌杨街道流秀桥道沟组(户籍随母亲)。我父亲赵海军,居住地址:重庆市秀山县中和街道花灯街阳光大院大地幼儿园旁。户籍地:秀山县龙池镇杉木村肖家坡组37号。电话:13709485096

   因我家位于秀山县龙池镇杉木村肖家坡组老家房屋2003年地质滑坡无法居住,政府动员我家自行找地方撤离危险区域,我家就搬迁至秀山县中和街道修建房屋有了安全的新家。2009年该房屋被依法征收,至今未依法安置补偿,通过多次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判决秀山县政府和国土局行政违法,证据如下:

  ①2017919日,重庆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2017)渝04行初63号行政判决书。

  ②2018312日,重庆市秀山县人民法院(2018)渝0241行初2号行政判决书。

  ③20181114日,重庆市秀山县人民法院(2018)渝0241行初74号行政判决书。

  ⑤2019412日,重庆市秀山县人民法院(2019)渝0241行初4号行政判决书。

  ⑥2019816日,重庆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2019)渝04行终85号行政判决书。

   以上判决书中均记载我家的居住地址重庆市秀山县中和街道花灯街阳光大院大地幼儿园旁。法律文书证明我家长期居住地址。亦证明秀山县政府和国土局行政违法。

         2019820日和92日我父母两次向县教育局反应,解决我就近上学,县教育局工作人员均称:只能在户籍地报名读书,我父母于2019831日为我报名,向校方反应我家四代同堂,家庭困难,爷爷奶奶体弱多病,视力不清,腿脚不便,加上严重晕车等,加上我父母由于工作原因经常在外,无法完成每天来回四次的接送我读书。再加上由于路途较远(导航距离最短6.8公里,最长是8.8公里,每天行程30多公里),我必须早起,造成我睡眠不足,精神疲惫,苦不堪言,要求解决我住读。但至今未果。

   后来我父亲于201995又向乌杨街道中心校写书面申请,请求学校解决我住读问题。上书:“为了一家人的生活,从大局出发,申请人忍痛做出决定:从201999日起无法完成接送孩子上(放)学的任务,为了不让适龄儿童辍学,望贵校速完善寄宿制,好让孩子早日返校。因秀山县政府和国土局行政违法,至今未对申请人依法安置补偿,所以申请人一直无法取得居住地户籍,无法就近上学。请贵校人性化妥善处理留守儿童读书的实际困难”。

 由于秀山县政府和国土局行政违法,学校不人性化妥善处理留守儿童读书的实际困难,导致我辍学一个多星期了,我不知我哪天才能返校读书?请唐良智市长帮助我申日返校读书。

 

                             赵凌菲

                        二0一九年九月十二日

附:请假条1张和法院判决书。

      重

            行

 

        (2019)04行终85

 

   上诉人(原审被告)秀山土家族苗族自治县规划和自然资源局。住所地:重庆市秀山土家族苗族自治县中和街道渝秀大道15号。统一社会信用代码:11500241MB1915376D

   法定代表人曾静,该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滕勇华,秀山土家族苗族自治县土地房屋征收办公室副主任。

   委托代理人刘定刚,重庆春雨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赵海军,男,汉族,1981730日出生,户籍地重庆市秀山土家族苗族自治县龙池镇杉木村肖家坡组37号,现住重庆市秀山土家族苗族自治县中和街道花灯街阳光大院大地幼儿园旁。

上诉人秀山土家族苗族自治县规划和自然资源局(以下简称秀山县规资局)与被上诉人赵海军土地房屋征收补偿一案,不服秀山土家族苗族自治县人民法院(以下简称秀山县法院)(2019)0241行初4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在审理过程中,本院向秀山县规资局发出行政机关负责人出庭通知书,该局行政机关负责人未到庭接受询问。 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查明如下事实:赵海军系重庆市秀山土家族苗族自治县(以下简称秀山县)龙池镇杉木村肖家坡组农村居民,其居住地属地质滑坡地带。2003年,赵海军在秀山县城原中和镇构皮村(现中和街道花灯街)修建房屋一栋。2009年,秀山县经报重庆市人民政府批准,对秀山县城朝阳大道片区实施征地拆迁。2009722日,赵海军领取了0.243亩土地补偿安置补助费8796.6(其中,青苗补偿费340.2元,安置补助费5637.6元,土地补偿费2818.8元。)2009727日,原秀山土家族苗族自治县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以下简称原秀山县国土房管局)向赵海军发出《责令交地通知》,该通知中载明赵海军有房屋一栋,占地、建筑占地面积均为210.28平方米,希望赵海军在2009810日前自行拆除。事后,赵海军在规定期限内自行拆除了该房屋。200984日,秀山国兴土地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兴公司)支付给赵海军拆迁过渡安置费10000元。2009814日,赵海军领取了110.28平米房屋、材料运输、水电迁移、生猪运输、猪圈补偿款11932.2元及经济林木补偿款3970元。201117日,赵海军向国兴公司支付还屋基补成本费20000元。2011428日,国兴公司支付给赵海军拆迁过渡安置费15000元。之后,赵海军以未得到原秀山县国土房管局承诺的还240平方米的建房屋基及全部拆迁安置补偿为由,向重庆市秀山土家族苗族自治县纪律检查委员会信访。2015119日,重庆市秀山土家族苗族自治县委、秀山土家族苗族自治县人民政府(以下简称秀山县政府)信访办公室向原秀山县国土房管局转办赵海军向秀山土家族苗族自治县纪律检查委员会反映的“房子拆了六年,拒不安置,拒不给房租费、拒不给任何费用等安置问题”,要求原秀山县国土房管局“根据《信访条例》有关规定,于20151122日前作出是否受理的决定,并书面告知信访人;如决定受理,请于20151221日前作出《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并书面回复信访人”。原秀山县国土房管局于2015122日作出《关于赵海军信访事项的回复意见》,针对赵海军房屋拆迁未得到补偿安置等问题作出回复。2016102日,赵海军又向原秀山县国土房管局递交《生活生产安置申请书》,要求对其进行生活、生产安置。原秀山县国土房管局于20161019日作出秀国土信访告字(2016)19号《信访事项不再受理告知书》,载明:“你反映的信访事项我局已作出处理,现就你提出的该同一事项,我局不再受理”。赵海军对此不服,向秀山县政府申请行政复议,秀山县政府认为赵海军有两项请求,告知赵海军将该两项请求分开申请行政复议。赵海军遂按照秀山县政府的要求递交了两份复议申请,一是请求撤销原秀山县国土房管局作出的《信访事项不再受理告知书》,责令原秀山县国土房管局重新作出答复;二是请求秀山县政府责令原秀山县国土房管局对原告的《生活生产安置申请书》作出生活安置、生产安置的决定。2017118日,秀山县政府作出秀山府复(2017)2号《不予受理行政复议申请决定书》,以赵海军的第一项请求属于信访事项为由,不予受理;第二项请求秀山县政府未在法定期限内作出复议决定(后于2018123日才作出秀山府复(2017)1号《行政复议决定书》)。事后,赵海军针对原秀山县国土房管局20161019日作出的秀国土信访告字(2016)19号《信访事项不再受理告知书》,向秀山县法院提起行政诉讼。2017913日,秀山县法院作出(2017)0241行初7号《行政裁定书》驳回了赵海军的起诉。赵海军不服,向重庆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该院审理后指令秀山县法院继续审理。2018312日,秀山县法院作出(2018)0241行初2号《行政判决书》: “ー、撤销被告重庆市秀山土家族苗族自治县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于20161019日作出的秀国土信访告字(2016)19号《信访事项不再受理告知书》。二、责令被告重庆市秀山土家族苗族自治县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在本判决书生效后60日内对原告赵海军的 《生活生产安置申请书》重新作出行政行为”。2018612日,原秀山县国土房管局作出《关于赵海军反映诉求的处理意见》,赵海军不服,再次向秀山县法院提起行政诉讼。201881日,秀山县法院作出(2018)0241行初35号《行政判决书》:“一,撤销被告重庆市秀山土家族苗族自治县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于2018612日作出的《关于赵海军反映诉求的处理意见》。二,责令被告重庆市秀山土家族苗族自治县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在本判决书生效后60日内对原告赵海军的 《生活生产安置申请书》重新作出行政行为”。2018926日,原秀山县国土房管局作出秀山国土房管[2018]处字第00002号《行政处理决定书》,赵海军仍不服,又向秀山县法提起行政诉讼。20181114日,本院作出(2018)0241行初74号《行政判决书》判决: “一、撤销被告重庆市秀山土家族苗族自治县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于2018926日作出的秀山国土房管[2018]处字第00002号《行政处理决定书》 二、责令被告重庆市秀山土家族苗族自治县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在本判决书生效后60日内对原告赵海军的《生活生产安置申请书》重新作出行政行为”。201918日,原秀山县国土房管局作出《关于明确生产生活安置请求事项的通知》,要求赵海军在收到通知之日起三日内作出明确的书面申请。赵海军依通知向原秀山县国土房管局提交了书面申请,明确选择还地安置。2019111日,原秀山县国土房管局作出《秀山土家族苗族自治县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关于赵海军反映诉求的处理意见》(以下简称《处理意见》),赵海军不服,又再次向秀山县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另查明,赵海军在秀山县原中和镇构皮村(现中和街道花灯街)修建的房屋,在2004年时已纳入城市总体规划区范围,该房屋迄今未取得该房屋权利证书,原秀山县国土房管局未提交相关职权部门对该房屋作出的房屋性质认定。

  原审法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为:1.原秀山县国土房管局2019111日作出的《处理意见》与其2018612日作出的《关于赵海军反映诉求的处理意见》以及2018926日作出的秀山国土房管[2018]处字第00002号《行政处理决定书》是否属系以同一事实理由作出的基本相同的行政行为;2.原秀山县国土房管局2019111日作出的《处理意见》是否合法。

  关于原秀山县国土房管局是否是基于同一事实和理由作出与原行政行为相同结果的问题。从原秀山县国土房管局2019111日作出的《处理意见》看,其载明:“一、你户反映的房屋信息情况。你户未提交相应房屋权属证明材料,经在县土地房屋登记档案系统中查询,你户在秀山无任何住宅登记信息。据此,你户反映的房屋系无证建筑。二、你户房屋补偿情况。经查询,该项目对你户房屋材料进行了适当补偿,鉴于你户无房居住并支付了临时过渡安置费,合计21932.20元,你已领取。由此可见,你户对该项目的拆除补偿政策无异议。三、你户反映购买宅基地问题。经调查,你户向原国兴公司缴纳了2万元还屋基补成本费,此行为是原秀山国兴土地开发有限公司的企业行为,建议你户与华信公司协商解决。(:秀山国兴土地开发有限公司所有债权债务由华信公司承担) 四、不予还地安置的文件依据。1.根据《重庆市征地补偿安置办法》(重庆市人民政府令第55)第八条第一款规定,不具有土地使用权属证书和农村房屋所有权证的房屋和其他建()筑物,不予补偿;2.根据《重庆市人民政府关于调整征地补偿安置政策有关事项的通知》(渝府发[2008]45)及《秀山土家族苗族自治县人民政府关于调整征地补偿安置政策有关事项的通知》(秀山府发[2008]42)文件规定,200811日起,在城镇规划区范围内不实行自建住房安置。五、处理意见。综上所述,我局认为,你户的房屋系无证建筑,已领取相应补偿及临时过渡费。你户要求还地安置与法律、行政法规及当时的拆迁安置政策规定相悖,我局对你户的诉求不予支持”。该意见明确的是对赵海军的土地房屋已作为无证土地房屋进行了安置补偿;赵海军选择的还地安置不符合《重庆市人民政府关于调整征地补偿安置政策有关事项的通知》(渝府发[2008]45)及《秀山土家族苗族自治县人民政府关于调整征地补偿安置政策有关事项的通知》(秀山府发[2008]42)文件规定。而从原秀山县国土房管局2018612日作出的《关于赵海军反映诉求的处理意见》看,其载明: “你户的房屋系违章建筑,且你户并非违法建筑所在地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要求住房安置的诉请与法律、行政法规及当时的拆迁安置政策规定相悖,不属于征地安置对象,不予住房安置”。2018926日作出的秀山国土房管[(2018]处字第00002号《行政处理决定书》上载明: “赵海军系龙池镇杉木村肖家坡组村民,非被征地范围内集体经济组织成员,且建房未取得任何建房审批手续。 根据《重庆市征地补偿安置办法》第二十一条 ‘持有房屋所有权证和集体土地使用权证的被拆迂房屋的征地农转非人员为住房安置对象' 之规定,赵海军户不属于征地补偿安置对象,不予安置”。该两次处理决定书依据的事实与理由基本一致,均是以证据系龙池镇杉木村肖家坡组村民,非被征地范围内集体经济组织成员,不属于征地安置对家,不予安置。从本次和前两次作出的行政行为内容来看,前两次原秀山县国土房管认为证据非被征地范围内集体经济组织成员,不属于征地安置对象,不予安置。而本次原秀山县国土房管认为已对赵海军被征土地房屋按无证土地房屋进行了安置补偿;赵海军要求还地安置的请求不符合相关规定。其事实与理由与前两次不尽相同,故,赵海军认为原秀山县国土房管基于同一事实理由作出与之前基本相同的行政行为的理由不能成立。

  关于原秀山县国土房管局2019111日作出的《处理意见》是否合法的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三十四条规定,被告对作出的行政行为负有举证责任,应当提供作出该行政行为的证据和所依据的规范性文件。被告不提供或者逾期提供证据,视为没有相应证据。从赵海军、原秀山县国土房管局举示的证据看,2009722日,赵海军领取了0.243亩土地补偿安置补助费8796.6元其中青苗补偿费3402元,安置补助费5637.6元,土地补偿费2818.8元。)2009727日,原秀山县国土房管局向赵海军发出《责令交地通知》该通知中载明赵海军有房屋一栋,占地、建筑占地面积均为210.28平方米,希望赵海军在2009810日前自行拆除。事后,赵海军在规定期限内自行拆除了该房屋。200984日,国兴公司支付给赵海军拆迁过渡安置费10000元。2009814日,赵海军领取了110.28平方米房屋、材料运输、水电迁移、生猪运输、猪圈补偿款11932.2元及经济林木补偿款3970元。201117日,赵海军向国兴公司支付还屋基补成本费20000元。2011428日,国兴公司支付给赵海军拆迁过渡安置费15000元。上述事实表明,赵海军有土地和房屋在2009年县城朝阳大道片区征地拆迁中被征收,并已领取了一些相关补偿费,故赵海军属2009年县城朝阳大道片区被征地拆迁安置补偿对象。

  从原秀山县国土房管局向赵海军发出的《责令交地通知》中载明的内容看,赵海军的房屋建筑占地面积均为210.28平方米,而赵海军领取的款项中,只有110.28平方米面积房屋补偿款和0.243亩面积土地补偿款,这些土地、房屋面积数据如何得来,原秀山县国土房管局未举示证据证明。另原秀山县国土房管局答辩中称,对赵海军的房屋按违法、违章建筑每平方米80元的补偿标准予以了补偿。而赵海军称该每平方米80元的房屋补偿款,系原秀山县国土房管局对赵海军在规定的期限内自行拆除房屋的提前拆除搬迁奖励。该笔补偿款到底是违法、违章建筑补偿款还是房屋提前自行拆除搬迁奖励,原秀山县国土房管局同样未举示证据予以证明。从双方举示的领款和交款单据看,国兴公司是本次征地拆迁安置补偿款项管理及收支付部门,其履行支付征地补偿安置款和收取还屋基补成本费的行为应是基于原秀山县国土房管局委托所致,故国兴公司实施的收、付拆迁安置款项行为产生的后果,理应由被告承担。上述事实表明,原秀山县国土房管局称已对赵海军被征土地房屋进行了安置补偿的主张主要证据不足,其作出的《处理意见》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

  综上所述,原秀山县国土房管局2019111日作出的《处理意见》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理应撤销重作。赵海军请求撤销原秀山县国土房管局2019111日作出的《处理意见》及判令重新作出行政行为的诉讼请求,予以支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第()项之规定,判决撤销原秀山县国土房管局2019111日作出的《处理意见》;责令原秀山县国土房管局在本判决书生效后60日内对赵海军的《生活生产安置申请书》重新作出行政行为;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秀山县国土房管局负担。

  上诉人秀山县规资局上诉称,一、原审判决认定主要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裁判理由错误。1.原审判决认定“被告向原告发出《责令交地通知》,该通知中载明原告有房屋一栋,占地、建筑占地面积均为210.28平方米”属不尊重客观事实。上诉人并没责令被上诉人交出210.28平方米房屋占地,只是依据被上诉人已经签字确认并领取110.28平方米房屋补偿款的事实责令其交出110.28平方米房屋所占土地。原审法院之所以做出这一错误认定,其依据是被上诉人举示的《责令交地通知书》,而该证据是复印件,且明显可以看出被上诉人将“110.28”涂改成了“210.28”,上诉人已对该证据当庭提出了质疑,并表示一旦被上述人提交证据原件,上诉人将对其申请鉴定。原审已当庭责令被上诉人提交该证据的原件,而被上诉人至今未提交该证据的原件交由上诉人质证,原审法院依据不真实的证据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根据。2.原审判决认定“原告有土地和房屋在2009年县城朝阳大道片区征地拆迁中被征收,并已领取了一些相关补偿费。故原告属于2009年县城朝阳大道片区被征地拆迁安置补偿对象”的裁判理由不能成为撤销上诉人作出的行政行为的理由。本案是因被上诉人要求上诉人对其进行还地安置未得到上诉人支持而引发的诉讼,并非被上诉人是否属于安置对象之争。被上诉人在征地范围内有土地和房屋固然属实,依法应获得相应的安置补偿,但对被上诉人的安置补偿,不能等同于已取得权属证书的土地和房屋的补偿。被上诉人的房屋未取得权属证书,依据《重庆市征地补偿安置办法》第八条第一款的规定,不应给予补偿。被上诉人领取了相关补偿费用只能证明上人中已经对被上诉人履行了相应的安置补偿义务,而不能以此证明还应给被上诉人的无证房屋给予还地还房的安置补偿。3.原审判决认定“被告向原告发出的《责令交地通知》中载明的内容看,原告的房屋建筑占地面积为210.28平方米,而原告领取的款项中,只有110.28平方米面积房屋补偿款和0.243亩面积土地补偿款,这些土地、房屋面积数据如何得来,被告未举示证据证明”的裁判理由不仅没有尊重客观事实,且难以自圆其说。上述人发出的《责令交地通知书》只是要求被上诉人交出110.28㎡房屋所占土地,而不是责令被上诉人交出210.28㎡房屋所占土地。被上诉人签字确认并领取了110.28㎡房屋补偿款,其房屋面积为110.28㎡,其他土地为0.243亩,这是被上诉人自己签字确认的事实,不需要证据证明。4.原审判决认定上诉人对被上诉人按每平方米80元的补偿标准予以补偿到底是违法建筑补偿款或是房屋提前自行拆除搬迁奖励,上诉人未举示证据证明。对此,从上诉人举示的《朝阳大道AB地房屋搬迁补偿花名册》载明的内容完全可以证明,被上诉人领取的是“房屋补偿款”,而不是所谓“提前自行拆除搬迁奖励”,如此明显的事实不需要证据证明。二、上诉人对被上诉人做出的《处理意见》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适用法律正确,处理程序合法。原审判决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判决撤销该《处理意见》并要求上诉人重新作出行政行为实属不尊重客观事实,判决结果与法律规定相悖。首先,被上诉人主张的房屋知土地既无土地使用权证,也无房屋所有杈证,对此事实,被上诉人并不否认,上诉人在《处理意见》中案涉房屋认定为无证建筑并无不妥。其次,原审法院将本案案由确定为“土地、房屋行政征收处理决定”,上诉人根据《重庆市征地补偿安置办法》第八条第一款的规定,决定对被上诉人“还地安置”的诉求不予支持完全正确。而且根据物权法的规定,只有经依法登记的房地产,才受法律保护,原审法院却要求上诉人保护其未经登记的房屋,甚至要求上诉人保护其违法买卖土地和违法修建房屋的行为。再次,原审法院判决上诉人重新作出处理,那么上诉人不禁要问原审法院到底要求上诉人怎样处理?是不是要求上诉人对被诉人应当还地安置?上述人依据什么法律、行政法规或者地方性法规对其进行还地安置?如果二审法院持同样的观点,请求二审法院在终审判决书中予以明确。综上,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撤销原审判决,并改判驳回被上诉人的诉讼请求。

  被上诉人赵海军辩称,1.上诉人的负责人收到原审法院传票后,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违反行政诉讼法的规定。2.上诉人称被上诉人将《责令交地通知》中的110.28”涂改为“210.28”,但其为何不提供被上诉人签字确认的测量数据、分户房产评估报告、朝阳大道征地补偿未领取名单。被上诉人的父亲将《责令交地通知》遗失,在庭审中已向法院解释,并申请法院调取证据,上诉人拒绝提供朝阳大道的征地资料,根据行政诉讼法第三十四条的规定,应当承担不利后果。3.上述人违反法定程序,规避补偿程序,不遵循“先安置补偿后拆迁”的法定原则。4.被上诉人的房屋是2003年修建的,是在征地批文及公告下达之前并已居住多年,是上诉人全家唯一的住房,此外无其他生产经营类用房,根据《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和补偿条例》第十六条、《重庆市征地补偿安置办法》第八条以及《秀山土家族苗族自治县人民政府关于调整征地安置标准做好征地补偿安置工作的通知》规定,不属于不予补偿的范围。被上诉人的原房屋属于滑坡区域,政府通过行政手段动员被上诉人自行搬迁后,认可了被上诉人的选址,被上诉人在建房时得到了县、乡、村各级领导的大力支持,县领导还承诺:在本县建房,实行“三通一免”的政策,相应手续由政府进行完善,不需要被上诉人支付办理手续的费用,因政府部门的懒政才导致被上诉人迟迟未领取房产证,属于历史遗留问题,被上诉人无过错,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成立。5.原审判决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综上,驳回上诉人的上诉请求,请求维持原判。

  原审时,原秀山县国土房管局向原审法院提交了以下证据:证据一、《朝阳大道AB地块房屋搬迁补偿花名册》《朝阳大道AB地块征地林木补偿花名册》《原朝阳大道AB征地补偿花名册》《朝阳大道AB地块房屋搬迁临时过渡费补助表》;证据二、《关于明确生产生活安置请求事项的通知》《送达回证》;证据三、《还地安置申请书》;证据四、《关于赵海军反应诉求的处理意见》《送达回证》。

  经原审庭审质证,赵海军对原秀山县国土房管局举示的证据质证意见为:证据一不具有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达不到其证明目的,补偿花名册是提前拆除房屋的奖励补偿,土地数据来源无法证明,另外抬头没有写明赵海军的建筑系无证建筑。证据二不具有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其内容与被诉行政行为内容相悖。证据三、原秀山县国土房管局对其内容断章取义。证据四是被诉行政行为,不能作为证据。

  原审时,赵海军向原审法院提交了以下证据:证据一、《生活生产安置申请书》;证据二、《责令交地通知书》;证据三;朝阳大道征地拆迁还屋基补成本费收据;证据四、银行进账单;证据五、2019111日《秀山土家族苗族自治县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关于赵海军反映诉求的处理意见》和201918日《关于明确生产生活安置请求事项的通知》;证据六、2018612日《秀山土家族苗族自治县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关于赵海军反映诉求的处理意见》;证据七、秀山国土房管【2018】字第00002号《秀山土家族苗族自治县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土地行政处理决定书》;证据八、原秀山县国土房管局20161019日做出的秀国土信访告字【201619号《信访事项不再受理告知书》;证据九、秀山县法院作出的(2018)渝0241行初2号《行政判决书》;证据十、秀山县法院作出的(2018)渝0241行初35号《行政判决书》;证据十一、秀山县法院作出的(2018)渝0241行初74号《行政判决书》;证据十二、调取证据申请书;证据十三、赵海军身份证复印件。

  经原审庭审质证,原秀山县国土房管局对赵海军举示的证据质证意见为:证据一的真实性不持异议,但是与本案无关,不能以该证据证明赵海军的诉讼请求;证据二的真实性有异议,其为复印件,没有加盖鲜章,也没有注明证据来源,明显能看出有篡改的痕迹;即使该证据真实,也不能以此证明秀山县国土房管局要还赵海军200多平方米的宅基地,对其真实性、关联性、合法性均持异议;证据三因没有原件,对其真实性存疑,也不能达到赵海军的证明目的,不能依据该证据向秀山县国土房管局主张还240㎡土地。证据四的真实性无异议,恰恰证明秀山县国土房管局是按照协议的约定支付了赵海军1万元;证据五的真实性不持异议,但是与赵海军的诉求没有关联;证据六至证据十一的真实性不持异议,但是不能达到赵海军的证明目的,秀山县国土房管局做出的本案具体行为显然不是依据之前的处理意见及通知所依据的事实,这次依据的是赵海军没有提交合法的房地产权证明,是根据安置办法进行处理的;证据十二真实性不持异议,但是不能够证明赵海军的诉讼请求;证据十三不持异议。

  经原审庭审举证质证,原审法院对原秀山县国土房管局及赵海军举示的以上证据认证如下:原秀山县国土房管局举示的四组证据虽具有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和关联性,但不能证明赵海军被拆迁的房屋以经法定程序确认为系违法建筑,也不能证明原秀山县国土房管局已完全依法履行的对赵海军的拆迁安置补偿法定职责,更达不到原秀山县国土房管局主张其2019111日作出的《处理意见》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程序合法的证明目的。赵海军所举示的证据一真实,能够达到其证明目的,予以采信;证据二,原秀山县国土房管局虽质证认为证据二中标注的占地面积有涂改痕迹,但未提交证据证明其不真实,故予以采信;证据三、四具有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可以证明赵海军的房屋被拆迁,缴纳相关费用和获得相关补偿的事实,予以采信;证据五至证据十一,具有真实性且与本案有关联,能够证明原秀山县国土房管局再次就赵海军的安置申请作出了具体的行政行为,但是达不到这海军的证明目的;证据十二、十三具有真实性,且与本案具有关联性,予以采信。

  以上罗列的原秀山县国土房管局及赵海军在原审时举示的证据,已随案移送至本院。原审法院对上述证据的评判理由充分,符合证据规则,予以支持。

二审过程中,被上诉人赵海军向本院递交了《朝阳大道征地补偿未取款名单》。经审查,赵海军提交的该份证据不属于二审新证据,本院不予接纳。

二审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查明的事实一致,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被上诉人赵海军的诉讼请求是因朝阳大道片区征地拆迁拆除其涉案房屋,而要求原秀山县国土房管局(现秀山县规资局)对其进行还地安置。本案争议的焦点是本案被诉《处理意见》是否合法。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条规定:“人民法院审理行政案件,对行政行为是否合法进行审查。”第三十四条规定:被告对作出的行政行为负有举证责任,应当提供作出该行政行为的证据和所依据的规范性文件。被告不提供或者无正当理由逾期提供证据,视为没有相应证据。但是,被诉行政行为涉及第三人合法权益,第三人提供证据的除外。”据此,人民法院审理行政案件,应当对被诉行政行为认定事实是否清楚、证据是否充分、程序是否合法、适用法律是否正确等进行全面审查,行政机关对其作出的行政行为的合法性也负有提供证据及法律依据予以证明的义务。本案中,关于本诉《处理意见》事实认定问题。本诉《处理意见》对赵海军涉案房屋修建的时间、地点、宅基地的来源、建房原因等未作出认定,未查明涉案房屋何时被征收拆除,执行的是何种补偿标准,未查明赵海军一家人当前的居住情况,是否还有其他房屋居住等与本案有关的基础事实,本诉《处理意见》事实认定不清。关于《处理意见》的证据问题。赵海军提交的责令交地通知载明赵海军的涉案房屋占地面积及建筑面积均为210.28㎡,而秀山县规资局主张赵海军涉案房屋面积是110.28㎡,赵海军提交的责令交地通知存在篡改数据的痕迹。但秀山县规资局系责令交地通知的制作机关,不提交责令交地通知存根予以佐证,其提交的房屋搬迁补偿花名册等资料不能直接证明赵海军的涉案房屋面积,故秀山县规资局的该主张证据不足,本院不予采纳。关于本诉《处理意见》的程序问题。行政机关作出行政行为前,应当满足行政相对人的陈述申辩权利。但秀山县规资局并未提交证据证明其在作出《处理意见》之前告知了在海军享有陈述申辩的权利,并听取了这海军的意见,故秀山县规资局违反正当程序原则,程序违法。关于本诉《处理意见》的法律适用问题。秀山县规资局在《处理意见》中罗列的法律法规依据有《重庆市征地补偿安置办法》第八条、《重庆市人民政府关于调整征地补偿安置政策有关事项的通知》(渝府发【200845号)及《秀山土家族苗族自治县人民政府关于调整征地补偿安置政策有关事项的通知》(秀山府发【200842号),但因本诉《处理意见》对赵海军涉案房屋的修建时间、地点、修建原因等基本事实未查清,其直接适用前述规定,决定对赵海军的诉求不予支持,明显缺乏事实根据,法律适用错误。因此,本诉《处理意见》认定事实不清,程序违法,适用法律错误,原审判决撤销该《处理意见》,并责令秀山县规资局重新做出行政行为并无不当。

  综上,原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应予维持。秀山县规资局的上诉理由不成立,其请求不予支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上诉人秀山土家族苗族自治县规划和自然资源局承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张红梅

 

蒲开民

 

 

 

O一九年八月十六日

 

法官助理

向芯颖

 

在线咨询

在线留言

关注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