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今日说法网官方网站
+

加关注

以事论事 最新消息
今日说法网
这是老百姓自已的网
让老百姓有说话之处
让老百姓说出心里话
让事件真相水落石出
让有关部门获取信息
明镜作出正确的判断

以事论事 NEWS CENTER

当前位置:首页 >以事论事 >最新消息

何时受理立案调查处理?

浏览次数:7   更新时间:2019-08-17 发布人:admin

何时受理立案调查处理?

 

重庆市梁平区公安局:

我叫周成梅,我于2019614通过邮政快递给你们寄来的《控告书》不知你们收到没有?快递号1041158018234,我通过邮政查询,贵局2019617签收。但至今没有见你们任何人来调查过问,因此我再次给你们来信控告,事情是这样的:

因我在2018年举报“假低保户”后,经组织查证属实,将那些关系低保户、人情低保户取消了。村、政府相关人员泄露说是我举报的,并骗造了我将假低保户名单张在了政府口事件,唆使那些被取消的假低保户人员长期与我纠缠不休,经常来惹事与我吵闹,打我、将我的农作毁坏,弄得我不得安宁危急我生命生产安全。我多次到政府相关部门保护我的人身安全问题,相关部门均不予理采。

201949日早上,国土、村委等部门的人叫我到老房子处去指界,我到那里后,被他们唆使人骂,要打我,我就回家了。我买花椒做生意的话筒坏了拿去修,修好了做生意,途中有个人帮我整好了。我顺便到政府去找领导,反映把我与何生元共用堂屋(老人留下的遗产)未经我处理好就搞了复垦的事,前面几年我申请几次都说是连体房不能复垦,为什么现在以何生元的名义未经我同意就复垦了。而且黄天贵、刘和平、范正祥等人弄虑作假,把何元生的农田40平方丈和农用地20平方丈作为何元生的宅基地复了垦。

我走到政府大约是2点钟,到办公大楼的楼上楼脚都找高了都找不到人,我就在大厅外面梯子上坐起等(没有摆上访材料、没有穿状衣、没有举牌子、没有呼口号,没有拉横幅),好一阵都无人理我。我就把我带来修的话筒拿起说了“低保是假的,有房有车有钱的人才能吃低保,把我房屋复垦了我没有得到钱”这么一句。政府的书记、镇长立马就来了,说我犯法了,要坐牢。我说要坐牢我自已报警,我立马拿起手机打了110信访办的就叫我到信访办大厅等候解决,我就到了信访办大厅椅子上坐起等。派出所来了,我仍然在那里坐起的。我给来的警察说我的事,他们不听,叫我回去。我说今天要书记镇长给我一个说法了才走。两个警察不理我的就上楼去了。我在信访大厅,一直无人过问我,无人理我。6点钟时,他们叫我回家,我说我等了一下午,没有人理我,必须要给我一个说法了我才回去。刘和平气势凶凶地冲来,叫警察把我铐起。两警察就把我这五六十岁的老婆婆按倒在地上,用他的膝跪在我身上,把我左手反转用手铐在背后,我押到派出所。审讯到晚上2点多,要我回家,我身上痛得要命,我不派出所和政府的人就强行把我用车送我回家不管我死活就走了。我身上痛得要命,好不容易,我拔通了120电话,120车到了政府所在地后,不知道路。我打信访办的电话,给他们说,我已要死了,120车在你们政府旁边,你们给120带一下路。信访办的人到我家里来看我确实快不行了,他们就走了,不管我死活。后来是一个乡村医生给120带路,120才找到我这里来的。120把我接到了梁平县人民医院,由医院垫付医药费给我急诊,保住了我的生命。经“放射科普放诊断报告单,影像号2019072705号”显示诊断结论:2、左肩关节脱位。3、胸48椎体压缩性骨折”。花去医药费7800元。我在医院治疗期间,村上、镇上天天要我出院,说出院了解决。出院后,他们只支付了花去医药费7800元,我的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住院期间伙食补助费、营养费精神损害抚慰金没有赔偿我至今还在吃药,出院后我弄的药也没有赔偿。

请求对我的伤作损伤程度鉴定,按国家规定给予赔偿。并追究相关人员的法律责任。盼望早日给我一个说法。

周成梅,女,1963年1111日出生,住重庆市梁平区紫照镇大丘村6组,身份证:512224196311118243.电话18716572879

0一九年八月十七日

 

 

在线咨询

在线留言

关注微信

返回顶部